星小悠

堆個刀劍、堆個爺婆。
留言大歡迎,雖然不擅長回應但每個都有仔細看過,簡單的話語都是繼續寫下去的動力ヾ(*´∀`*)ノ
謝謝每個願意來這裡看文章的人♥

【創塔】細語

.極短隨筆,紀錄個腦洞這樣

.擦……邊球?(#




  有時候你這個人真的很討厭……

 

  「嗯?塔克米你有說話嗎?」原先正低著頭忙碌的幸平創真微微抬眼看向青年,他似乎聽見對方的聲音傳入耳中,沒有聽清楚內容讓他直覺地開口提問,順帶在對方因衣衫半敞而露出的白皙胸膛以及如同當季盛產的蘋果般紅潤的臉頰上逡巡了圈,好好地一飽眼福。

 

  「沒什麼,只是覺得你有時候真的很惡劣而已。」努力讓自己的陳述平淡些,卻掩不住埋怨的語氣,塔克米.阿爾迪尼看了看被綁縛住的雙手,薄唇輕抿。

 

  這是他們倆的關係改變後出現的情況,成為戀人後的料理勝負不再僅限於單純的廚藝切磋,藉著各種正當不正當的理由滿足自己的私心是身為男人近乎本能的理所當然。

 

  如同以往,塔克米此次也是有提出要求的──雖然很殘念的輸掉了,又一次──而正因為以往勝利時除了滿滿的成就感還嚐到了甜頭,這種帶有賭約的非正式食戟才會延續至今。

 

  不然幸平創真總是時不時提出這般挑戰塔克米羞恥度的條件,老早就該被嚴詞拒絕。

 

  「咦,會嗎?我只是想看看不一樣的塔克米嘛,這是情趣。」對塔克米的指控不以為意地笑了笑,幸平創真捉住還在被主人端詳的雙手往上壓制在頭頂,整個人覆上那具對自己散發強烈誘惑的軀體,「塔克米也可以對我這樣做啊,只要下一次食戟能贏的話,就算要求在上面我也沒意見喔……怎麼樣,我很體貼吧?」

 

  挑眉看著眼前與自己鼻息相聞的戀人,對方幾近耳語的呢喃過後隨之而來的是耳朵被舔咬濡濕的曖昧序曲,塔克米微瞇起眼有些不自在的想要躲閃最終未果,有些不甘地開口:「比起那個,我們這次就別做了,讓我好好休息不是更體貼嗎?」明天還有十傑會議呢……

 

  這次幸平創真總算聽到對方細語的內容了,但總覺得不怎麼動聽啊。

 

  放過紅透的耳根,金色的眼眸與海藍色的雙瞳對上,薄唇彎起一抹意味深長的弧度。

 

  塔克米.阿爾迪尼看著那抹笑弧有些呆愣,隨即感受到難以言喻的快感自尾椎湧上,毫無防備的他整個身軀微微一震,脫口而出的呻吟攔都攔不住。

 

  「十傑會議塔克米就不用擔心啦,我會跟薙切請假的,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才不會放過你呢~

 

  幸平創真的話語總是能夠一字一句地傳入塔克米耳中,雖然有時候他真的一點都不想聽進去。


评论(2)
热度(38)
  1. 黑木川小燁星小悠 转载了此文字

© 星小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