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小悠

堆個刀劍、堆個爺婆。
留言大歡迎,雖然不擅長回應但每個都有仔細看過,簡單的話語都是繼續寫下去的動力ヾ(*´∀`*)ノ
謝謝每個願意來這裡看文章的人♥

【三山】Accident 01

.繁體注意

.幼化國醬注意

.各種OOC

.就是一個因為意外而變小的國醬與正常版爺爺的日常故事(?

.雖然感覺很像開頭但是有沒有後續不知道,就是寫爽的( #

 

 

  山姥切國廣變小了。

 

  看著眼前跟隨審神者來到自己房間的打刀,三日月宗近輕挑起眉,漂亮的眼眸抬起瞅著與現在的山姥切同高的少女,等著對方向自己解釋。

 

  「別這樣看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美麗的人瞪人的目光殺傷力也很強大啊。心裡嘀咕的同時審神者表面仍舊維持著一本正經的模樣:「今天早上讓他帶隊出陣的時候都還好好的,但派出去遠征後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回來就變成這樣了。」而且還是暈著被石切丸抱回來的,當然這句話可不能說出口,眼前的這位嫉妒心可不是普通的高,少女覺得自己有義務保護自家大太刀的生命安全。

 

  「山姥切醒來之後我有讓藥研替他做過檢查,身體上沒什麼大礙,就只是變小隻而已,但是記憶似乎跟著回到了小時候的樣子……唯一記得的就是自己是意外變小這件事。所以我想請你幫忙。」

 

  「幫忙照顧嗎?」雙手環胸,三日月宗近在確認自家戀人的情況後也是鬆了口氣──雖然大概沒有人看得出來──而針對現在最急迫的問題,他似笑非笑的望著少女,「我不明白妳的想法,審神者。如果是有記憶的切國,那還說得過去。但對現在的他而言爺爺我也不過是個陌生人,與其這樣還不如給堀川國廣照顧?況且……妳比較想自己來吧?」

 

  「我要是不先來找你誰知道你會不會生氣……而且你以為我不想照顧嗎?是他不願意啊。」一講到這邊,少女的臉頰微微鼓起,似乎有那麼點不甘的情緒:「山姥切變小了之後警覺性更高了,誰也不讓碰,就連他兄弟也不行,就這麼一個人縮在角落不說話,這樣我們根本沒辦法照顧啊。不過我說要來找你,他就跟上來了,這是怎樣的差別待遇啊!」

 

  「……哦?」瞥了眼旁邊似乎有點被審神者最後一句抱怨嚇到的山姥切國廣,三日月歪頭想了下,試探性地朝山姥切招了招手,示意對方過來。

 

  縮小了的少年眨了眨眼,邁開腳步朝著三日月跑了過去──然後被自己那相對而言變大的破布拌到,整個人往前跌。

 

  「啊……」小小聲的驚呼被旁邊審神者驚慌的聲響給掩蓋,山姥切反射性地閉起眼睛,等待痛感襲上身體,然而,一股拉力突然將他整個人向前扯動,最終感受到的卻是不同於想像中的柔軟溫熱。

 

  重新睜開雙眼,翠綠色的眼眸愣愣地望著把自己抱在懷中的三日月,看著對方的笑容一時間不知道該有怎麼樣的反應。

 

  「走路要小心點啊,還有既然縮小,這布對你而言也太大件了,這段時間就別穿了吧。」說話的語氣像是勸導,將對方身上的破布扯開的動作卻是毫不猶豫,雖然山姥切緊緊抓著布不想讓人拿走,但不管什麼時期的他力氣都不會比眼前的太刀還要大,抗議無效的結果就是自己大部分時間都帶著的布被解了開來,可憐的落至一邊。

 

  「這樣也挺好看的啊。」三日月欣賞著身上人耀眼的金色頭髮,笑笑著這麼說。

 

  「還給我……」失去遮蔽物的感覺讓山姥切國廣非常不適應,他滿臉不自在的仰頭看著三日月,眼眸中難得有這樣毫不掩飾的請求。

 

  ──明明對其他人的防備心這麼高,之於自己卻又意外的坦然啊。

 

  忍不住湊上前吻了下對方的嘴角,嘗到甜頭的三日月唇邊的笑容不減:「不行,等你變回來的時候我自然就會還你了,在這之前就先別穿了吧。」

 

  「唔。」伸手摸了下自己被偷襲的部位,比起這個山姥切更在意對方的話語,他猶豫了會兒,覺得就算不答應也沒有用,於是只能不甘不願地開口:「……說好了一定要還喔。」

 

  「嗯,一定。」揉了下對方的頭髮,三日月像是這才想起房間內還有另一個人的存在似的轉過頭,「那就如你所願,切國就交給我來照顧了。」

 

  你來照顧?讓看到小孩模樣的床單都忍不住親下去的你來照顧?那個燦爛的笑容是怎麼回事?那個無意間放閃的畫面又是怎麼回事?床單的人身安全到底有沒有問題啊糟糕我怎麼覺得這是一個錯誤的決定來著……

 

  內心吐槽無數,但審神者卻什麼話都沒辦法說出口,只能默默點點頭同意對方的決定。

 

  畢竟是自家最有權力的一把刀啊……只好對不起切國了。

 

  之後多買點點心給他好了。

 

 

    TBC?


评论(7)
热度(41)

© 星小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