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小悠

堆個刀劍、堆個爺婆。
留言大歡迎,雖然不擅長回應但每個都有仔細看過,簡單的話語都是繼續寫下去的動力ヾ(*´∀`*)ノ
謝謝每個願意來這裡看文章的人♥

【三山】Flower

.繁體注意

.現paro,黑道組長三日月x花店店員山姥切

.看到有人想看我就自作主張寫了(?

.一如既往不明所以

.一如既往OOC

 

 

  坐在櫃檯等待著店內幾名顧客挑選想要的花朵,山姥切國廣懶洋洋地打了個呵欠,碧綠色的眼眸盯著玻璃門外被午後陽光照得耀眼的柏油路面,意識正逐漸被睡意弄得模糊不清,彷彿只要一個趴臥的動作就能夠立即陷入沉睡。

 

 

  作為大學生的他因為排課的關係,總有那麼一兩天是下午都沒課的時候,恰巧今天也是中午就放學,當山姥切一踏出教室門,就接到來自哥哥山伏國廣的電話,讓他一下課就立刻到對方開的店裡報到。

 

  因為山伏國廣並沒有明確說清原因,山姥切以為店面出了什麼事,急急忙忙便趕到目的地,然而到達後卻只看到背對著自己不知道在忙什麼的哥哥,於是青年皺著眉頭,有些疑惑的走向前。

 

  『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喔!國廣你來啦!』聽見自家弟弟的聲音,山伏國廣轉過身來,山姥切看見對方手上有著好幾張小紙條,上頭還有著凌亂的字跡。

 

  『喀喀喀喀喀,沒想到你來的這麼快啊國廣,真是太好了!我跟你說啊,剛剛我盤點的時候發現有好幾種花都已經沒貨了!作為一家花店怎麼可以沒有齊全的花種呢你說是不是?所以我要去緊急進貨啦,我看今天也不是什麼特殊的日子,也沒有約說要來拿貨的客人,反正我也就去一下,你幫忙看個店唄!』

 

  『只是看店的話,為什麼不再電話裡就說清楚?』還害自己急著趕回來……微微拉低連身帽的帽沿遮擋住自己的表情,話語中卻還是有著顯而易見的無奈。

 

  『喀喀喀,我沒說嗎?有吧?』

 

  『……算了,看店就看店吧。』

 

  反正也沒什麼事,有過幾次幫忙經驗的山姥切也就答應了下來,於是送山伏國廣出門後開始了看店的動作,接著便出現最開始的狀態。

 

 

  覺得再這樣下去終究會忍不住睡著,山姥切決定從櫃檯走出來幫忙整理一下各個區域的花朵,也可以順便回答顧客在選擇上的問題。偶而再回到櫃台結帳,倒也應付得過來。

 

  店內的空調發出細微到足以忽略的嗡嗡聲響,替自己找到事情做的山姥切國廣並沒有發現隨著時間過去,整個店內的人正逐漸減少,幾十分鐘前還有一小搓一小搓的人待著的空間,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變的空無一人了。

 

  山伏怎麼還沒回來……

 

  一面這樣想著,山姥切一面觀察著眼前開得漂亮的百合花,突然間花店門被推了開來發出輕微的響音,青年說了句「歡迎光臨」同時抬起頭瞥了眼來人,這才突然意識到現下的店面已經變得寂靜許多。

 

  不過也沒有太在意,此時此刻的他首先注意到的是新客人的面貌,不得不說──真的是一名十分漂亮的男人。

 

  不過考慮到自己是那種被人說漂亮就會炸毛的類型,山姥切國廣不知道這人是不是跟自己一樣不待見這種讚美詞彙,於是決定將這個想法放在心底,他站起身來,準備接待對方:「……請問有什麼需要嗎?」

 

  男子看了眼自己,不知道為什麼,似乎露出了有些意外的表情──或許是對於在室內還戴著帽子掩蓋住大部分的面容而訝異吧,很多人都對這點驚訝過,他早就習慣了。

 

  「那個,」見對方沒有說話僅是盯著自己看,山姥切國廣再一次開口:「你想找什麼樣的花嗎?或許我可以幫到你。」

 

  「……啊,失禮了。」總算是回過神來,男子微微勾起唇角,說話的聲音比想像的還要好聽,低沉帶了點誘惑的感覺:「我叫三日月宗近,請問你叫什麼名字呢?」

 

  ……名字?

 

  「這跟你有什麼關係嗎?」有點不明白對方的思路,山姥切並沒有直接回答對方,而是丟了個問題回去。

 

  誰知道在自己這麼說之後男子似乎是更驚訝了,耳朵隱約還能聽見對方「居然不認識我」的細聲呢喃。三日月宗近朝他溫和地笑了笑,試圖消緩山姥切的防備心:「其實也沒什麼,只是你跟我的朋友長的有點相像,我想先確認一下是不是他的親戚之類的……」

 

  「……我叫山姥切國廣。」雖然有一瞬間覺得對方很像在騙人,但也不過是個名字,不是什麼需要藏起來的東西,山姥切最後還是開口說道。

 

  「嗯……真是個好名字。」得到答案的三日月滿意地點點頭,總算願意回到正題:「是這樣的,我想找點適合的花送人,山姥切,你有推薦的花朵嗎?」

 

  抬頭瞥了眼對方,山姥切國廣微微偏過頭想了想,「是要送給情人的嗎?如果是的話……」直接判定對方是為了戀人而來到這裡,山姥切轉過身在各式花朵間尋找著,對於跟在身後的腳步聲沒有太大的反應,半晌後他拿了一朵鬱金香出來,盛開的花被小心翼翼的握在手中:「鬱金香的話,花期比較長,適合長時間存放,拿來送人會是個不錯的選擇……你覺得如何呢?」

 

  「鬱金香啊。」目光與其說是停留在鬱金香上頭,三日月似乎放了更多的注意力在山姥切身上,他一手微微抵著下巴像是在思考,然而耐心等待的山姥切最後卻只聽到這麼一句話:「吶,山姥切,為什麼要在室內帶著連身帽呢?還是拿下來比較好吧?」

 

  「……三日月先生,我們現在並不是在討論我的事情吧?」對於眼前這人顧左右而言他的話語感到不滿,山姥切雖然還是用著禮貌性的話語,卻已經有些不耐煩的情緒出現:「而且我戴不戴帽子都跟你沒關係吧。」

 

  「有關係的,我看不清你的長相啊。」

 

  ……深呼吸,吐氣……對方是客人,不能失禮。

 

  「……還是請你先決定好吧,可不能讓戀人久等不是?」

 

  其實從頭到尾他都不確定三日月究竟是不是要買給戀人的,只是依照對方的長相做猜測,而人也沒有反駁的樣子,山姥切也就理所當然的這麼認為了。

 

  而那個人似乎也同意了自己的話,但卻不接受他推薦的花朵:「嗯……我覺得比起鬱金香,百合應該是比較好的選擇喔。」

 

  「為什麼?」愣了下,山姥切直覺性的這麼問道,而三日月也回得自然。

 

  「因為百合花比較像山姥切的氣質啊,跟你很搭呢。」

 

  ……

 

  默默地將鬱金香放回原處,山姥切決定放棄跟眼前的人溝通,他自顧自地走回到櫃檯內,隨手拿起放在旁邊的書開始閱讀,擺明了不想理人。

 

  「吶,把帽子拿掉吧。」誰知道三日月並不放棄與人交談的打算,他跟著回到櫃台邊,兩隻手臂放在被空調吹得冰涼的桌子上方,臉上笑容依舊沒有退下:「讓我看看你的臉?我很好奇呢。」

 

  「……」

 

  「山姥切?」

 

  「……」

 

  「山姥切?國廣?切國?」

 

  「……」

 

  「你不脫的話,我要自己動手囉?」

 

  「……」

 

  見山姥切堅持不說話,三日月索性將手探了出去,卻在碰到頭頂的帽子之前就被一隻手打了回去,視線中看見山姥切碧綠的眼瞳惡狠狠地盯著人,發出警告:「不要以為我不說話就沒事,要是敢隨便碰我,我可不保證你能夠安然離開這裡。」

 

  原本認為這樣對方就會識相的離開,誰知道三日月只是錯愕了一下,接著便露出抱歉的微笑討好似的說道:「唉呀,讓你不快真的很抱歉,不過我真的只是單純想看看你的模樣,畢竟你剛剛幾乎都低著頭……就當作是滿足我的好奇心?」

 

  「……」

 

  「真的不行嗎?」

 

  聽見對方有些哀怨的聲音,山姥切最終還是敗給對方,為自己的心軟嘆了口氣,他伸手將帽子扯了下來,露出柔軟的金髮以及漂亮的容貌。

 

  「這樣可以了吧?看完就快回去吧。」沒好氣的這麼說道,山姥切覺得今天真的很倒楣,怎麼會碰到這樣一個麻煩的客人呢……

 

  結果麻煩的客人欣賞完之後,卻又一副沒打算要走的樣子,三日月點點頭,露出滿意的表情,「當然,等我買完花我就會離開了。」

 

  「……你真的有要買花?」對此山姥切感到百分之百的懷疑,眼前這傢伙從出現後到現在到底哪時候有認真考慮過這件事的?

 

  「有啊,不然我來花店幹嘛?如果是看你的話,也是從現在開始才有的理由嘛。」

 

  「……」

 

  「那麼,請幫我選適合送人的鬱金香……還有,」停頓了下,三日月直起身子輕微向前,整個人傾身靠近看著他的山姥切,「一個跟你一樣有著漂亮容貌與乾淨氣質,讓人情不自禁想抱在懷中好好疼愛的花朵?」

 

  「……行啊。」山姥切沉默了下後突然勾起一抹燦爛的笑容,後退站起轉過身的動作一氣呵成,在三日月還沉浸在突如其來的漂亮表情時又轉了回來,手上抱著一盆放著小小植物的盆栽:「仙人掌,有開花的。」

 

  「如果您想抱的話,就抱這個吧。」山姥切國廣冷笑著這麼說。


评论(18)
热度(135)

© 星小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