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小悠

堆個刀劍、堆個爺婆。
留言大歡迎,雖然不擅長回應但每個都有仔細看過,簡單的話語都是繼續寫下去的動力ヾ(*´∀`*)ノ
謝謝每個願意來這裡看文章的人♥

【三山】Accident 02

.繁體注意

.只是想放閃

.小隻的國醬好可愛



  雖然表面上看來三日月十分有可能趁機佔盡山姥切的便宜,但事實上要怎麼面對變小的戀人,他其實心裡也沒譜──只是以前經歷得多了,所以看起來鎮定許多罷了。

 

  當然,突然變小這件事他是從沒遇過的。

 

  「嗯……那現在要怎麼辦才好呢。」審神者離開後他僅是鬆開手讓山姥切在自己對面坐了下來,凝望那雙眨著眼與自己對視的眼眸,三日月宗近雙手環胸,一時間還真有種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處理的感覺。

 

  印象中自己晚點要出發遠征,明天是當番的日子,審神者也不知道是忘記了,還是依舊打算讓自己出陣……放一個小孩獨自在房間會不會太無聊?是不是要找點東西給他玩?不過這個時候的山姥切喜歡玩什麼呢……

 

  他一個老人家也只想得到下棋之類的活動,這個年紀的山姥切會喜歡嗎?

 

  還是要找短刀來陪他……可是山姥切會不會不想跟他們玩啊?

 

  「……很麻煩嗎?」

 

  「當然啦,爺爺我等會兒還有事情要做呢……欸?」聽見問題後很直覺性的回應,當三日月回過神的時候就看見山姥切國廣站起身,孩子默默走到房間最遠的角落,在男子錯愕的目光中坐下,小小的身子蜷縮起來,整張臉埋到雙腿間掩蓋住自己的表情,手在空氣中抓握幾下後才想起披在身上的被子已經被三日月收走,只好改抓著自己的衣服。

 

  「……反正我只是仿刀,變成這樣也只是給人添麻煩,很快就會被、被嫌棄了吧……」

 

  天啊他家戀人誤會了!

 

  「切國,我不是那個意思。」三日月連忙湊過去,他伸手觸碰了下對方,卻發現山姥切反而更往角落縮,於是只好停下動作,以解釋為優先:「我只是在想等等還要出征,放你一個在房間會很無聊的,所以要幫你找點事情做,絕對不是嫌你麻煩啊。」

 

  「……」縮成團的人動了一下,依舊沒有抬頭。

 

  「切國。」輕喚了聲對方的名字,三日月心裡清楚要是這時候其他人在場,八成會被自己嚇到──畢竟安慰人一向不是自己會做的事情:「我絕對不會嫌棄你的,切國這麼可愛,讓人疼惜都來不及了,怎麼會嫌棄呢?」

 

  「不要說我可愛……而且我也不需要別人疼,我是刀劍!」總算抬起頭來看著人,山姥切國廣的反駁在現在縮牆角的舉動以及那雙帶了少許水氣的綠眸對照下顯得有些底氣不足。

 

  小時候就這麼倔嗎?

 

  輕笑了下,見山姥切似乎因為自己的話變得放鬆了些,三日月於是也放心了,他在對方有些不滿的目光中裝模作樣地點了點頭,「嗯,也是,切國只要跟我撒嬌就夠了呢。」

 

  「什、我才不會……」

 

  「總之呢,就算是這樣的切國我也很喜歡,你只要知道這件事就好了唷。」輕巧地打斷山姥切欲反駁的話語,男子揉了下對方柔軟耀眼的金色髮絲,接著站起身來:「不過還是要讓你有事做呢,我去請審神者幫你準備一些書來看好了。」

 

  見山姥切沒有答應、卻也沒有抗拒的樣子,三日月於是朝著外邊走去,在拉開門的時候聽見後面傳來的小孩聲音,軟軟的、聽起來很舒服。

 

  「快點回來,三日月。」

 

  三日月的嘴角彎起一抹弧度。

 

  「好。」


评论
热度(24)

© 星小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