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小悠

堆個刀劍、堆個爺婆。
留言大歡迎,雖然不擅長回應但每個都有仔細看過,簡單的話語都是繼續寫下去的動力ヾ(*´∀`*)ノ
謝謝每個願意來這裡看文章的人♥

【三山】Cat 01

.14粉點文活動,另外我其實不會@人來著,就試著用用看啊ww @白鳶

.繁體注意

.大量私設注意

.各種OOC

.據說作者的本意是一發完結(?

 

 

 

 

  外頭傳來鑰匙插入並且轉動的聲音,大門被打了開來,一抹人影進到黑暗的空間中,那人伸出手在牆面某個區域拍了下,整是隨即被明亮的光線所充斥。

 

  「我回來了。」尚未變聲完全、仍舊帶著少許稚氣的嗓音在空間中傳開,山姥切國廣淡淡地掃了眼在自己出門上課期間毫無變化的客廳,將腳下的鞋子擺在一旁的鞋櫃後拎著書包和買回來的食物便朝自己的房間走去,完全沒有多逗留的打算。

 

  雖然僅是一名高中生,山姥切國廣卻很早就習慣了幾乎每天都無法跟家人見面的日子。

 

  因為工作關係,山姥切家的父母長年旅居國外,幾乎好幾個月才有機會回到家裡,而大哥山伏和二哥堀川因為大學強制住校也不是經常回來,這導致整個偌大的家中只有山姥切國廣一個人居住。

 

  雖然他們對於讓山姥切獨自一人感到歉意,堀川當初考試時甚至還想過改讀另一所雖然不是第一志願、但至少是不需要住校的大學,但山姥切國廣最終以自己足夠獨立不需要讓他人擔心為理由,成功說服了家人,畢竟青年的早熟的確讓他們很放心,而堀川也答應每個星期都會回家一趟,至少讓弟弟不會感到寂寞。

 

  家裡的人都沒有發現,在山姥切國廣十三歲的那一年,他遇到了能夠陪伴他度過寂靜時光的夥伴。

 

 

  一打開房間的電燈,青年立刻就注意到了在陽台外背對著房間方向蹲坐的黑色身影。

 

  「今天也來了啊。」翠綠色的眼眸中染上了點暖意,山姥切國廣將書包放到椅子上,走了過去推開落地窗的門,而作為目光焦點的黑色大貓也因為注意到身後的動靜而轉過頭,在山姥切拉開門時輕輕地叫了一聲,站起身來一個小跳躍進了房間。

 

  「等等要看明天考試的內容,晚點才能陪你,我們先吃飯吧。」探手輕輕搔著下顎,注視著黑貓滿足瞇眼的模樣,嘴角彎起一抹淺淡的笑容,山姥切國廣拉過房間一角的小桌和椅子,將食物放在上頭並且打開來,食物的香氣立刻在房間中飄散著。

 

  取過習慣性放在房內的小盤子並將烤魚放到上頭,山姥切把盤子置於一旁的地面上,黑貓立刻湊了上來,坐在青年側邊低頭啃咬起來。

 

 

  這隻黑色的大貓在五年前的秋天出現在落地窗外的陽台上,走進了山姥切的世界中。

 

  那天是個天氣很好的放假日,雲朵高高低低地分布在湛藍的天幕上,微風輕輕吹送著,家裡庭院所栽種的樹上枝葉顫動,沙沙聲響透過空氣介質在耳膜上摩娑,於山姥切的記憶中劃下一道淺淡的痕跡。

 

  由於才剛開學不久,課業壓力還不是很重,讓他能夠花費不少時間在自己的興趣上頭。下午的時候山姥切喜歡捧著一本書窩在床上就著天然的日光閱讀,直到自己在也看不清書上的文字後才願意起身思考當晚該如何填飽肚子,不同於同年齡層的大部分男孩子,山姥切對於這樣悠閒的生活方式是非常滿意的。

 

  那時候的他翻閱著一本記錄日本妖怪傳說的書籍,視線落在裡頭的圖案以及文字上,專注的程度彷彿能夠不被任何事情所干擾。然而,外頭和諧的大自然音被略為突兀的聲響所打斷,被打擾到的山姥切國廣抬起頭來,疑惑的瞳眸朝外邊望去,忍不住呆愣了下。

 

  山姥切房間外的落地窗台是整個家中位置最好的區域,下午的陽光斜斜著照射過來,將窗台以及房間內的區域籠罩在金色的暖圈之中,山姥切國廣在這裡待這麼多年了,自然知道那個位置時常會有外邊的野貓跑過來曬太陽,他偶而也會準備一些食物在外頭,就當是給這些過客的招待。

 

  今天直至方才為止也是這樣的,就在他從櫃子上抽出書本抱著撲到床鋪上時,眼角餘光還有瞥見兩隻幼貓咪眼趴在窗台邊互相依偎的模樣。

 

  但就在山姥切注意到時,正好看見那兩隻小貓跳了起來的那一瞬間,牠們望著相同的方向張口輕輕叫了幾聲,接著立刻轉身朝著另一個方向跑走。青年還沒來得及搞清楚狀況,另一抹黑色隨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當山姥切國廣撞上另一雙不屬於人類的目光時,他也忍不住在內心讚嘆了下那如同月牙一般優雅內斂的金色眼眸。

 

  那是一隻他從沒見過的貓,先不說體型比一般流浪貓還要大上不少,單憑那乾淨柔順的墨色皮毛和讓人捨不得移開視線的漂亮眼睛,山姥切幾乎立刻就將牠歸類在會受到悉心照料的家貓範疇裡,更別說那移動腳步時散發出來的沉穩氣質,跟一般的貓相比實在有著明顯的差距。

 

  如果以人類來比喻的話,大概就是貴公子一般的存在吧。

 

  山姥切國廣有些恍惚地想著,同時注視著那隻黑貓從窗台邊緣出現,慢悠悠地踱步到小貓們原本待著的位置,瞥了自己一眼後選了個可以讓背曬到太陽又能看著屋內的姿勢趴下,然後就不動了。

 

  ……嗯?

 

  「真要曬太陽?不是路過的?」

 

  山姥切露出震驚的表情,沒察覺自己不小心把話語脫口而出,而聽見自己的聲音後原本打算睡覺的黑貓懶懶地睜眼再次看向他,數秒後又重新閉上,耳朵微微抖動了下。

 

  算了,能夠有這麼漂亮的一隻貓陪著自己也沒什麼不好。

 

  又盯著陷入沉睡的黑貓欣賞了好一會兒,年僅十三歲的山姥切國廣勾起久違的、如同孩子一般的笑容,重新讓自己的意識回到書本裡頭。


评论(4)
热度(57)

© 星小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