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小悠

堆個刀劍、堆個爺婆。
留言大歡迎,雖然不擅長回應但每個都有仔細看過,簡單的話語都是繼續寫下去的動力ヾ(*´∀`*)ノ
謝謝每個願意來這裡看文章的人♥

【三山】Cat 02

這篇文章會有視角轉換的狀況,所以劇情會變得比較拖……我現在只期待可以真的短篇完結而不是越寫越長(#

故事線其實很短,所以應該沒問題,應該。(###

雖然應該不至於混亂,姑且提醒一下現在還在過去的時間點,那個13歲的切國跟爺爺相遇的時候(?

 

.14粉點文活動

.(上次忘記標的)架空注意

.繁體注意

.大量私設注意

.各種OOC

 

 

  光潔的背部沐浴在溫暖的光線中,讓闇色的皮毛似乎也變得耀眼許多,三日月宗近在這樣舒適的環境下進行午睡,當他偶而睜眼的時候,這塊地盤的主人一直都是在不遠處看著自己手上那被人類稱為「書本」的東西。

 

  第一次來到這個地區,當初有個傢伙跟自己說這裡有個十分適合休息的地方,反正平時就有亂晃的習慣,也就趁著一時的心血來潮循著陽光走了過來。

 

  動物的野性直覺都很敏銳,那兩隻野生的小貓注意到自己身上的氣息,爬起來恐懼地叫了聲後便離開了,即便年齡尚幼,牠們還是懂得不能跟具備靈氣的生物對抗,那只會使自己深陷危險──雖然三日月其實也不會拿牠們怎麼樣,至少,也要先看看情況再說。

 

  這裡的確是很舒服的地方,比自己之前待的幾處還要舒服。

 

  而且那個人類很漂亮,是即便放在妖界的視角也非常吸引人的存在──要知道,像是狐族等等的妖族可是有很多魅惑術的專家,但這位給人的感覺並不比他們差。

 

  用來觀賞也是不錯的選擇。

 

  毫不客氣地霸佔小貓們逃跑後留下的位置,最開始那名人類還朝自己的方向盯著看,翠綠色的眼瞳中有著毫不掩飾地讚嘆與欣賞,三日月知道那個眼神,人類總是會先有這樣的神情,接著興起想要將他據為己有的貪念與慾望,甚至拿起捕捉的工具自以為這樣就能夠束縛住他。

 

  動作依舊優雅而隨興,但事實上三日月即便眼睛都閉上了,全身還是緊繃著,只要少年一有動作,他就會立刻跳開,說不定還會送上一爪給那張以人類標準而言挺耐看的臉龐。

 

  「真要曬太陽?不是路過的?」

 

  結果對方只是驚訝的這麼開口。

 

  如果他現在能化形為人的話應該會忍不住笑出來吧?三日月睜眼看了少年一眼,重新閉上眼盡情享受太陽的撫觸,卻是真正進入放鬆狀態,耳朵也習慣性地抖了抖。

 

  看樣子這個人並不會有冒犯自己的舉動,甚好甚好,那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最後一次睜開眼時,天空的顏色已經不再耀眼明亮,三日月有些意外自己後來居然就這麼安穩的睡過整個下午,抬頭望著因為夏日季節而不算太暗的天幕,他站起身來伸展了下自己的四肢準備離開,卻聽見輕微的喀嚓一聲。

 

  房間主人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了,再次回來的時候手上端了個盤子,他拿著那盤子將落地窗打開,晚風挾帶著夏夜的氣息鑽入房間。

 

  三日月宗近盯著對方走到自己面前幾步遠的位置,「那兩隻小貓還是沒有回來嗎……算了,這份食物給你吧。」

 

  山姥切國廣的本意是將食物留給待在窗台上的貓。

 

  但憑藉著對話語的理解,三日月卻誤會成這是屬於那兩只小貓的,而自己是撿漏的那個。

 

  ……我可是堂堂貓妖啊,這漂亮人類憑什麼讓我吃剩下的食物?

 

  有些不悅地瞇起眼,三日月本著高傲的自尊打算不理人直接離去時,那紙盤子被放到了自己不遠處,靈敏的鼻子立刻捕捉到飄散出的誘人香氣,少年好聽的嗓音同時間傳了出來:「這是我剛剛作的,雖然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不過就……試試吧。」

 

  欲邁出的腳步停頓了下來,用一秒鐘的時間掙扎後他轉了個方向朝少年的位置走過去,蹲坐在食物的前方。

 

  ……好香。

 

  既然是剛剛親手做的,應該跟所謂「剩下的食物」還是有差別的吧?

 

  看了眼雖然沒有太多表情,雙眼卻有著期待的情緒的人類,三日月緩緩低下頭咬了口被剔掉尖刺的魚肉,下一秒便毫不猶豫地開始大快朵頤。

 

  這人的料理手藝真不錯。

 

  滿足地輕晃了下尾巴,三日月對於這頓晚餐非常滿意,完全遺忘方才打算離去的想法。

 

 

  半蹲在地上看著眼前的黑貓低頭咀嚼的動作,山姥切國廣輕呼了一口氣,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看樣子你很喜歡啊,太好了。」

 

  雖然說自己有空的時候就會練習煮些料理,煎魚也算十分拿手了,但不知道這隻可能有主人的貓會不會挑嘴,山姥切國廣在對方咬下去的那一刻可是非常緊張的,這讓他想起最初做菜給兄弟們吃的那時候,也是這樣的心情。

 

  不過……這可是他第一次自己弄食物給貓咪吃呢。

 

  這樣優雅的黑貓,讓人忍不住想要多親近一些,不知不覺就做了以往不曾做過的事情,僅是為了……討好?

 

  山姥切國廣搖搖頭,自嘲地笑了出聲。

 

  注意到自己的動作,剛好將盤子的食物吃乾淨的貓抬起頭,月牙般的細長雙眼望著山姥切,竟然像是在關心他。

 

  「沒事。」試探性地朝著黑貓伸手,見對方沒有躲開的舉動後山姥切以不傷到他的力道輕輕揉了下三日月的毛。

 

  「手感果然很好……」感嘆似的說道,半晌後像是才收回自己的手,山姥切國廣站起身來並將被舔乾淨的空盤拾起,「那麼我也該去吃飯了……歡迎你再過來這裡。」想了想,終究沒有替眼前初次見面的貓擅自取名,青年朝著三日月笑了笑,轉身離開房間。

 

  注視著對方關上落地窗,接著離開自己的房間,三日月宗近又待在原地等待片刻後才施施然站起,轉身消失在已然全黑的夜色之中。


评论(3)
热度(46)

© 星小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