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小悠

堆個刀劍、堆個爺婆。
留言大歡迎,雖然不擅長回應但每個都有仔細看過,簡單的話語都是繼續寫下去的動力ヾ(*´∀`*)ノ
謝謝每個願意來這裡看文章的人♥

【三山】Cat 03

.繁體注意

.OOC注意

.內含私設

.這兩老頭子說起話來真是沒完沒了了,於是沒有切國(#

.一句話鶴一期

 

 

  「唷,三日月,最近幾個月很少看到你啊。」

 

  聽見還算熟悉的嗓音,三日月宗近視線微微下移,毫無意外地看見倚在白色牆面上的渾身白色的傢伙。

 

  雙手放在後腦勺,鶴丸國永仰頭望著穩穩坐於圍牆上的貓妖,燦金色的眼眸有著毫不掩飾的調侃情緒,嘴角彎起的弧度恰到好處地將這傢伙不正經的一面詮釋出來,完全沒有身為一隻仙靈該有的模樣:「在路上經常找不著人,不過我聽說是因為有固定地點啦?這可真是嚇我一跳呢,畢竟可是自我中心到出名的三条家長子……莫非這就是戀愛的前兆?」

 

  〝哈哈哈。〞笑聲直接自鶴丸的腦海中出現,三日月宗近抖動了下鬍鬚,彷彿在對應他的話語一般,〝就這件事我還需要感謝你呢,那孩子很有趣,我很中意唷。〞

 

  「……孩子?你說那山姥切家常常餵食流浪貓的人類?」眨了眨眼,鶴丸國永這回真的有些驚訝了:「你真的去了啊?以前我說的話你大多都裝沒聽見不是?」

 

  〝嘛,如果真是午睡的好地方,那為什麼不去看看呢?況且是對一期一振說的,這可信度當然就上升不少啦,哈哈。〞

 

  「……」聞言鶴丸撇了撇嘴,卻也不打算否認:「那個山姥切家的孩子啊……我記得他也挺奇怪的,不知道為什麼在屋外老是戴著帽子,據說連在學校的教室內也都戴著不肯拿下來,似乎除了少數幾個朋友以外也沒有主動接觸同學跟他們打成一片的想法……人類不都是群居動物嗎?他倒是跟你這傢伙比較像啊,獨來獨往的。」

 

  〝喔?所以他平常出去都待在一個叫學校的地方啊……吶,學校就是那種巨大的水泥塊,裡面切成一個又一個小空間,然後又有一堆人在固定時間坐在同樣的位置上很久都不動,最前面還常常有一個人走來走去的地方?〞

 

  「……對,就是那裡。」不想糾正三日月那個奇怪的形容──事實上也沒錯嘛──鶴丸國永點點頭繼續說道:「總之他平常總是一副對誰都冷淡的樣子,好像也就跟幾個特定的人和動物們相處時會比較放鬆一些……所以你真的喜歡他?」

 

  〝他那天的確成功引起我的注意力了,還有嘛,料理的手藝也很不賴,魚很好吃。〞

 

  直至今日,三日月依舊記得數個月前的傍晚,最開始與山姥切接觸時對方的模樣,而隨著前去次數的增加,他確定自己是被這名少年吸引了,那時不時輕抿的嘴唇中吐出的是意外直率的話語、看見小動物……還有自己的時候會露出淺淺的笑容,很少很少的情況下家裡會有與他年齡相近的人類前來,更少更少的時候山姥切會被對方的舉動逗笑,無奈地搖搖頭。

 

  對方身上有讓自己在乎的特質,他們妖族也最相信自己的直覺,他三日月宗近──認定了這個人。

 

  「料理?」在自己有一瞬間恍神的當下時間還在繼續,微微皺了下眉頭,鶴丸露出不解的神情:「他平常也就是心血來潮餵個貓,我聽說都只是找一些商店賣的食物,雖然對在外面的野貓而言已經算不錯了,但你怎麼會喜歡吃那種東西?」

 

  眨了下眼睛,三日月盯著前方的道路,正中午的冬天仍舊帶著寒氣,冰冷刺骨的風迫使人類穿上厚重的大衣,把自己裹得像顆球,看起來十分可笑。

 

  每次去找少年的時候對方都窩在室內,即便到了冬季自然不用穿太多的衣服。不知道山姥切在……學校,是不是也像是一顆球一樣呢?

 

  如果是的話,一定很可愛吧。

 

  〝切國不會騙我,他確實每次都是自己弄好食物作給我吃的。〞

 

  「切國?……好吧好吧別那個眼神,我就喊山姥切,你自己愛怎麼叫就怎麼叫吧。」連喊個名字都有佔有慾?收到對方淡然的警告眼神,鶴丸國永忍不住感到有趣的拉大嘴角上揚的幅度,「那,你要追人也要先能成功化形吧?不然像現在這樣,連溝通都無法喔。」

 

  像他們這樣的存在,相較於普通的動物天生就具有更高的智能與靈性,透過持續的修練,達到一定境界後便可化為人形,在現代的世界中與猿人──也就是所謂的人類,在後者不知道的前提下共同生活。

 

  修練成人並沒有想像中的容易,但也不至於太過困難,至少在鶴丸國永的眼中,三日月完全有可能在上幾個世紀就跨過這個門檻的,但這貓妖就是太懶惰,對於化形這件事沒有太大的興趣也認為沒有那個必要,心情好的時候才會認真一小段時間,最終居然就這麼維持著不上不下的修為以至於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能力化為人類。

 

  幸好三条當家早就習慣自家長子的My pace風格,對於三日月是挺放縱的,只是就可憐了必須頂替哥哥職責的小狐丸了。

 

  說是這麼說,但這傢伙不變成人的話自己每次從外人看來就是在對著大貓自言自語,感覺真不是普通的奇怪,而且三条家的長輩也曾經委婉地請自己幫忙勸過……難得的機會,不把握就太可惜了。

 

  〝是呢……這還真有點苦惱,拖太久的話可不好呢。〞

 

  見三日月雖然認同自己的話,卻還是沒有要加緊腳步的意思,鶴丸偏了下頭,半晌後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一般:「……對了,雖然之前說山姥切獨來獨往,但是好像還是很多人喜歡他喔,尤其似乎有不少異性送過情書給他來著。」

 

  銳利的雙眼注意到三日月的腳掌幾不可察地動了下,青年偷偷的在內心比了個勝利的符號。

 

  〝……鶴丸國永,隨便一個人你都可以有到這種程度的情報,我真懷疑你是不是把所有的仙鶴都派去打探小道消息了。〞

 

  說完這句之後三日月站起身來,一個輕巧的動作躍下圍欄並朝某個方向移動,偶然經過此處的人有些驚訝地望著體型比一般貓還要大上一倍的三日月,接著青年才回過神,他笑著朝那個人點頭致意後跟上貓妖的步伐。

 

  「你要去哪?」

 

  〝嗯……這個就要你來帶路了。〞腳步放緩了些,三日月的頭顱朝向後方,彷彿埋藏著新月的眼眸一如既往的平靜無波,〝帶我去那什麼學校的地方吧。對了,聽說學校有很多個?我要去切國在的那個。〞

 

  「怎麼,你要什麼情報我直接跟你說就好了啊?」

 

  〝切國包成球的樣子一定很可愛。〞丟出了這麼一段不明所以的話語,腦海中想到的是那個已經與自己相處了幾個月的少年被衣服層層覆蓋的可愛模樣,三日月忍不住開始期待了起來。

 

  「那修練?」

 

  〝鶴丸,我就勉強告訴你一件事吧。〞

 

  停下腳步,三日月宗近乾脆轉過身看著距離自己幾步遠,現在來看簡直煩死貓的仙鶴。

 

  〝我啊,只有在晚上的時候修練才有用喔。〞

 

  ──那你還拿晚上的時間去找山姥切!你是故意的吧!


评论(7)
热度(50)

© 星小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