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小悠

堆個刀劍、堆個爺婆。
留言大歡迎,雖然不擅長回應但每個都有仔細看過,簡單的話語都是繼續寫下去的動力ヾ(*´∀`*)ノ
謝謝每個願意來這裡看文章的人♥

【三山】Cat 04

.繁體注意

.OOC注意

.大量私設注意

.雖然很不想這樣但是流水帳注意(###

 

 

  「哈啾!」

 

  「山姥切你還好吧?該不會是感冒了?」

 

  「……不,應該不是。」食指抹了下鼻間,山姥切國廣看著因為一個噴嚏就大驚小怪的同桌,搖搖頭傳達自己沒事的訊息,「只是單純鼻子癢而已。」

 

  「小心一點啊,冬天很容易感冒的,你又常常穿得太少。」加州清光一手微拖著腮讓自己側看著人,另一手俐落地插起便當內的炸丸子,丟入口中嚼了嚼,「不是我要說……就算你把自己包成厚厚一圈,學校的女生也不會因此嫌棄你,多穿幾件又不會怎樣,還是一樣可愛啊。」

 

  「活動起來不方便……而且這跟其他人沒有關係,還有,不要說我可愛。」

 

  「是、是,我們炙手可熱的山姥切君才不在乎這些對吧。」

 

  手中的筷子停頓了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自加州清光的飯盒中順走僅剩的一塊可樂餅,在對方回過神後的哀號聲以及幽怨的眼神注視下心安理得的吞入腹中。

 

  「挺好吃的。」末了,還不忘發表一下對食物的感想。

 

  「你這絕對是報復……」

 

  「不服單挑啊。」

 

  「才不要,想打架自己找安定去,兩個戰鬥狂。」回想起山姥切在社課時與自家青梅竹馬揮舞竹劍比劃的情景,加州清光果斷無視對方的挑釁,話語完全不需經過思考便脫口而出。

 

  戰鬥狂之一的某人在被拒絕後倒也沒多說什麼──就像清光所說,真要找人比試他也比較傾向找大和守安定──僅是再度扒了一口飯進到自己的嘴巴裡。

 

 

  午休過後的第一節是體育課。

 

  這樣的課程安排無疑是惱人的,因為學校規定的關係,除了小部分中午時間有社團要忙的人以外,其餘的學生都會利用這數十分鐘的時間好好休息以緩解早上課程帶來的疲憊感。但是午休結束到第五節之間的間隔,卻只有短短的五分鐘。

 

  五分鐘,要從睡眠中被挖起來,而且還要先去體育辦公室確認今天的上課地點才能前往,光是最前面這件事,就已經足夠讓人抱怨連連了。

 

  「為什麼下課時間不再弄長一些……這樣的清醒時間哪裡足夠啊。」被扯著衣服走過半個校園來到操場附近的空地,看起來還有些昏昏沉沉的加州清光瞥了眼不遠處同樣昏昏沉沉的同學們,忍不住對學校的時間編排發出第一百零一次的抗議。

 

  只可惜站在他旁邊的山姥切國廣那張兜帽下的臉孔雖然依舊維持著一貫的面無表情,但那雙眼眸精神奕奕,一點都沒有剛睡醒的迷糊感。

 

  光看就知道是個完全無法體會自己心情的傢伙。

 

  「今天的體育課是跳高?」不理會同學的哀怨目光兀自看著前方的軟墊,山姥切國廣隱隱約約想起上星期體育老師似乎有說過今天的課程內容,不過那時候的自己正思考著當天的晚餐,反而沒什麼印象了。

 

  對於他的疑惑,加州清光當時同樣沒認真聽所以一問三不知,倒是站在另一邊的女同學好心給了他解答:「山姥切同學忘記了嗎?今天要作跳高測驗喔,老師說可以的話就早點開始測驗,才不會之後有一大堆人要補考結果時間來不及。」

 

  如今看到上課地點被放置著這樣的一個大軟墊,山姥切國廣才記起似乎真有這麼一回事,簡單朝她點頭算是致謝,隨後將視線移回來繼續放空等上課,完全沒注意到對方因為這個舉動而微微臉紅的模樣。

 

  「嘖嘖,果然受人歡迎啊……」看清楚一切的加州清光搖了搖頭。這人怎麼偏偏就對這樣的目光一點反應都沒有呢……那些女生也真是的,就光喜歡這傢伙,自己明明也不差啊。

 

 

  「嘖嘖,果然受人歡迎啊……」在另一端發出同樣感嘆的是一名穿著異國服飾的年輕男子,一身白色的裝扮引人注目,再加上一邊的大貓,讓經過的人忍不住頻頻回眸,好奇著這個人的身分。

 

  鶴丸國永一手摩娑著下巴,隔著一段不遠不近的距離望著那群準備上課的學生們,在同樣的黑髮之中那白色的兜帽可以說是異常突兀,而他和旁邊的三日月都十分清楚即便把那個遮蔽物給取下,那頭金髮也依舊十分顯眼。

 

  「看樣子情報沒錯呢,這傢……山姥切應該挺受人歡迎的,只可惜神經太粗,完全沒接收到別人的電波,這對你來說或許是好事啊,哈哈。」

 

  三日月對這句調侃並沒有任何回應,事實上,除了眼瞳緊瞅著那抹背對著自己的身影以外,這隻貓給鶴丸的感覺就跟平常並沒有太大的差別。

 

  依舊是那習慣性的坐姿,周遭的氣息也是一貫的優雅穩定並帶了點淡淡的壓迫感……

 

  喔不,還是有差別的。

 

  看著山姥切國廣在上課鐘聲響之後開始隨著同學列隊、而三日月的目光也跟著人移動的模樣,鶴丸國永抑止不住嘴角的上揚。

 

  被這傢伙看上,山姥切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啊。

 

  〝鶴,那個是做什麼用的?〞

 

  「嗯?」還在想些雜七雜八的事情,鶴丸並沒有立刻對三日月的話語有所反應,直到貓妖不耐煩的用尾巴使力抽了下男子自然垂落身側的手,他才因為痛楚而回過神來。

 

  「嘶──三日月你這傢伙,我好歹也是仙獸啊,不回擊你當我是好招惹的啊!」被這一抽小小激怒了下,鶴丸國永金色的眼眸微微瞠大,怒目望向旁邊的貓妖。

 

  〝你要是在繼續發呆下去,我就不會只有這下。快告訴我那是幹嘛用的。〞

 

  「嘖。」三日月雖然注視著前方,但警戒心已經撩起。鶴丸心底清楚對方就算還沒修練到足以化形,光是現在的實力也足夠給他製造麻煩,猶豫了下,終究不想耗費太多心思在跟三日月互毆上頭,他於是選擇平復自己的情緒,轉過頭重新看向擺放著的藍色大軟墊:「……那個只是他們偶而會用到的道具而已,等等他們應該會進行一個叫做『跳高』的運動,好像是整個人跳起來越過橫桿……墊子是做為緩衝用的。」

 

  〝嗯……〞

 

  回了個意義不明的語助詞,三日月的心思很快地便轉移開來,男子知道原因,因為他同時也看到那個他們所關注到的人已經在眾人注視下脫離隊伍,站到應該是準備區的位置。

 

 

  山姥切國廣輕輕動了動腳確認身體的狀況,碧綠色的眼眸估量著自己與橫桿之間的距離,移動到適當的位置後他抬起手將身上的長衣服脫掉,留下一件運動短袖,而與衣服相連的帽兜與此同時也跟著脫落,展露出漂亮耀眼的頭髮與那張面無表情但清秀標緻的五官。

 

  鶴丸覺得即使隔著這麼一段距離,他還是能夠聽見山姥切班上女學生小小的尖叫聲。

 

  等到老師示意可以開始的聲音傳出,山姥切國廣立刻跨出腳步,順著計算好的弧形路線來到適合的起跳點,雙腿微彎,下一秒如彈簧般躍起,動作一氣呵成,沒有一絲一毫的停頓。

 

  金色的髮絲在空中肆意飛舞,暖暖的秋陽照在少年尚未發育完全的身軀上,為他披上一層獨一無二的色彩,淺淡卻又彷彿帶著光華一般,光線讓山姥切在三日月的眼中有那麼一瞬間是模糊不清的,就像是……在他眼前消逝了一般。

 

  整個過程也不過幾秒鐘的時間,山姥切國廣完美地越過了橫桿,落到軟墊上頭。他坐起身來往一邊移動,離開軟墊後也沒有去體育老師旁確認成績,僅是走回加州清光身邊,接過對方遞來的長袖重新套上,一切又回歸原位。

 

  但三日月宗近可不這麼想。

 

  ──要是再繼續拖下去,就來不及了。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來到這裡,看到這一幕,卻比起鶴丸國永所說的任何一句話都還要能夠刺激到他。

 

  「完美的姿勢啊,我給十分。」

 

  〝我要走了。〞

 

  「嗯……嗯?」愣了下,鶴丸國永反應過來時偏過頭,只看見三日月轉眼間已經離去,整個街道上只剩他一個人。

 

  「……這人還真是說走就走啊?」


评论(2)
热度(41)

© 星小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