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小悠

堆個刀劍、堆個爺婆。
留言大歡迎,雖然不擅長回應但每個都有仔細看過,簡單的話語都是繼續寫下去的動力ヾ(*´∀`*)ノ
謝謝每個願意來這裡看文章的人♥

【三山】Cat 05

.繁體注意

.OOC注意

.私設多如山(?

 

 

  當天晚上三日月再一次來到山姥切房間的窗台上頭,而注意到他的山姥切國廣也順著這一段時間下來的習慣將落地窗打開來讓這隻黑色大貓進到屋內。

 

  「今天也是來陪我嗎?不過我才剛回來,等等要先跟哥哥他們一起吃飯,所以要晚一些……啊,順便弄點東西給你吃?」

 

  「喵。」

 

  依照以往的情形,三日月都會像是聽得懂山姥切國廣的話語般,輕叫了聲後便安靜地坐在地板上等待離開的少年再次回來,然而今天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在山姥切這麼說之後三日月並沒有回到一貫的位置,他不斷在山姥切的腳邊磨蹭,像是不想讓人離開一般。

 

  「你今天怎麼怪怪的?」微微皺起眉露出不解的神情,山姥切國廣因為擔心直接走會採到三日月,在這樣的糾纏下反而不敢輕舉妄動:「別鬧了,我又不是不回來,就跟之前一樣啊……喂!你幹嘛!」

 

  忍不住有些驚訝地喊出聲,只見三日月看準機會突然朝著山姥切猛撲過去,沒想到這隻優雅的貓也會有這樣的舉動,反應不及的山姥切被驟然壓上的重量弄得重心不穩向後倒去,原以為頭會跟地板產生親密接觸的他甚至還沒來得及閉上眼睛為即將出現的痛感做心理準備,就感覺到身體躺倒在柔軟還帶了點反彈的地方上──三日月是把他按到床上去了。

 

  「切國,怎麼了嗎?」

 

  聽見自己方才的驚喊,哥哥堀川國廣疑惑的聲音自樓下的方位傳出,第一時間山姥切的反應是不希望被堀川發現自己放了一隻貓進來,於是趕緊放大音量回應。

 

  「沒事!我……我在跟清光講電話,什麼事都沒有!」

 

  「哈哈,好啦別再聊了,飯菜快弄好了趕快下來。」

 

  「我知道了。」

 

  確認在沒聲音後山姥切國廣放鬆似的嘆了一口氣,接著才怒目瞪著此時此刻正安穩坐在自己身上,拿他當坐墊還緊盯著他不放的三日月,說話的音量因為剛才的事情而不自覺地放低了些,卻沒有掩蓋住話語中的警告含意:「你到底在做什麼啊!別鬧了快點從我身上下去!不然之後都不讓你進來了喔!」

 

  原以為這樣就可以讓三日月離開他,但這隻貓此時彷彿聽不懂自己所說的話一樣,兩隻黑色的前肢放在山姥切的肩膀上,他低下頭來,先是用舌頭舔了下山姥切的唇,微刺的感覺讓少年忍不住張開嘴,接著三日月湊上前堵住他的嘴,像是在模仿人類接吻那般,貓科動物的尖銳虎牙將嘴唇劃破,留下極其細微的血痕,稍稍加強了痛感。

 

  「!」對於三日月這樣的行為感到錯愕,山姥切當場呆愣住無法反應,而黑貓這樣的行為也沒有持續很久,僅僅是一兩秒的時間便退了開來並且移開自己的身軀回到地板上,三日月宗近用那雙漂亮的貓眼望著人,叫喚了一聲後幾個躍步來到窗台邊,最後回頭瞥了山姥切一眼後,那抹身影便離開了房間。

 

  又過了幾秒鐘後,在樓下兄弟疑惑的聲音傳來時山姥切死機的腦袋才重新開始運作,此時舌頭及唇上都還有些麻麻的刺痛感,眉頭緊蹙,山姥切國廣右手輕捂著嘴坐起身,有些掙扎的看了大開的落地窗幾眼,終究是沒有前去將它關上。

 

  就這麼放任著窗台保持著開啟的狀態,他站起來朝著樓下走去,房間的燈火隨著輕微地啪一聲熄滅,讓整個室內被黑暗所占滿。

 

  「山姥切……?你的嘴唇怎麼回事?」

 

  「沒事,剛剛不小心嗑到。」

 

  「欸,是這樣嗎?要小心點啊,等等擦個藥吧。」

 

  「嗯。」

 

 

  山姥切國廣一直覺得那隻黑貓很特殊,雖然表面上看來與普通體型較大的貓沒有差別,但如果真只是普通的貓,山姥切國廣就不會在這段時間一直跟他對話,會有這段時間的相處,就是因為打從一開始,山姥切就相信這是隻聰明到能夠聽得懂人類所說的話語的貓。

 

  究竟為什麼會這麼想他也說不上來,然而事實上這樣的想法也沒錯,至少在這幾個月之中三日月表現出來的就是如此,山姥切雖然訝異,卻還是很開心能遇到這樣特別的傢伙。

 

  而如今,他被這隻貓咬了一口……呃,那應該算是咬沒錯吧?

 

  因為思考導致使用筷子夾菜的動作慢了下來,或許是因為心思所向的緣故,明明已經擦過藥的傷口處似乎又出現小小的刺痛感,已經止血的地方隱約還帶著溫熱,不知道究竟是真的如此,還是純粹是自己的錯覺。

 

  ──其實,那隻貓咬了自己,代表即便不清楚原因,他還是具有一定的攻擊性的,正常來說應該把窗戶關上比較好吧。

 

  這是方才他在下樓前之所以猶豫的原因,事實上一直到目前為止少年都還在掙扎,但是一想到那雙如同新月一般的美麗眼眸,山姥切最終還是選擇讓一切就跟平常一樣,並不打算做任何改變。

 

  說到底,他還是希望能夠繼續維持跟三日月之間的連結的,幾個月來幾乎每天都有一段相處的時光,這樣的想法已經不會因為三日月突如其來的舉動而輕易改變。

 

  如果明天再看到他,一定要狠狠地揉亂他的毛。

 

  一想到這裡心情就回復許多,山姥切咬了口碗裡的魚肉,彎起一抹小小的笑容。

 

  但他不知道在那之後好長的一段時間,自己都沒有機會再見到那隻優雅的黑色大貓,取而代之的,山姥切國廣將以另一種形式與三日月宗近本人相遇。


评论(7)
热度(41)

© 星小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