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小悠

堆個刀劍、堆個爺婆。
留言大歡迎,雖然不擅長回應但每個都有仔細看過,簡單的話語都是繼續寫下去的動力ヾ(*´∀`*)ノ
謝謝每個願意來這裡看文章的人♥

【太芥】互動命題(16/07/31)

今天的太芥:①早上好②賭局③不哭的你和不笑的我

 

原本是想著要也是欺負太宰……怎麼寫著寫著就變成在欺負芥芥呢!

一定是最近偏執攻的文章看太多了!芥芥我對不起你!(?

 

太久沒寫文了,只能透過互動命題慢慢找回失落的文筆(?

 

.繁體字注意

.港時宰設定

.太宰裡外俱黑(?

.OOC、OOC、OOC,很重要所以說三遍

 

 

 

  吶~芥川君,你看現在為了要訓練你,我可是每天都要早起呢,還要犧牲去找漂亮大姊姊殉情的珍貴時間,這樣人生一下子變得更無趣了你知道嗎?

 

  ……是的,太宰先生。

 

 

  怎麼辦呢~一想到這些就好不想起床啊~好想賴床啊~你說該怎麼辦呢?

 

  ……我不知道,太宰先生。

 

  嗯~沒關係,我也不覺得小笨蛋君能給出令人滿意的建議呢。

 

  ……

 

  這樣吧,乾脆來打個賭好了。

 

  打……賭?

 

  是的喔。

 

 

  ──遊戲很簡單,期間是每天的訓練時間,不管是什麼理由,要是你哭了就是我贏;而我笑了就是你贏。

 

  ──勝者的獎品?沒有那東西喔,這就只是玩玩而已……還是說小笨蛋君有想要的東西?嘛,如果你贏了的話我會考慮唷,前提是你要先贏才行。

 

  ──就當打發時間用吧,讓這無趣的人生能稍微精彩一點點也不錯,你說是吧……

 

 

  讓太宰先生露出笑容?這並不難,雖然不一定是真心的,但是自己的老師對外表現出那種不正經的個性,有很多時候都是依附於那張燦爛到彷彿對任何事都不在乎的笑容底下。

 

  即使是面對自己,太宰先生也常常掛著那抹笑容,雖然比起他人,更容易帶了點惡趣味的嘲諷存在。

 

  但是訓練的時候就不一樣了。

 

  很多時候芥川都會在內心產生疑惑,他在想,太宰先生的人格是不是能夠切割,讓他得以隨著時間改變自己,變成另一個「太宰先生」。

 

  為什麼呢?

 

  太宰先生在與他的訓練期間基本上可以說是從來沒有笑過,永遠都是板著一張臉,永遠都是惡毒的話語戲謔的語調。

 

  那雙褐色眼眸中映著狼狽不堪的自己,沒有一絲一毫的溫度,清冷淡漠地彷彿面對的僅是一名毫無關聯的陌生人。

 

  ──那張面具一般的面容,甚至讓他產生連陌生人都不如的感覺,這樣的太宰與其說是看著自己的徒弟,倒不如說是看著他最討厭的野狗,差別只在於至少他還願意開口說話而已。

 

  要讓這時候的太宰勾起笑容,大概只能是達成自己的目標,得到對方認可的時候吧。

 

  現在的他不可能贏得這個賭約,芥川想著,他側過身注視著窗外高掛著的月亮,輕輕地咳了幾聲後將身上未脫去的黑色大衣裹得更緊。

 

  那就只能「不要輸」……吧,為了滿足太宰先生的興致,可不能讓遊戲這麼快就結束。

 

 

  雖然是這麼想的。

 

  他沒有想到連「不要輸」都這麼困難。

 

  純黑暴虐的異能又一次在對方手中消散,下一秒太宰的身影已然來到身前,緊接著便感受到腹部傳來的劇痛。

 

  已經遍體鱗傷的芥川因再度受到重擊而倒下,全身上下傳來的痛楚讓他的身體無意識地蜷曲起來,像是想要做些微不足道的保護。

 

  好痛,好痛,好痛。

 

  有那麼一瞬間,芥川開始放棄重新站起來的想法。

 

 

  「今天的賭局,是我贏了呢,龍之介。」

 

  耳邊傳來輕若如蘭的吐息,語調比平常上揚了些,那是愉悅的聲音。

 

  閉著的眼睛緩緩睜開,視線尚未聚焦的芥川沒來得及看清不知何時在自己面前蹲下身的太宰臉上有著怎樣的表情,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朝著他探過來的左手,纖細骨感的手指撫過眼角,將濕潤的氣息抹去。

 

  「還是遠遠沒有達到我的期望啊,小笨蛋君,不管是訓練還是賭局都是。」一邊這麼說道,太宰一副百無聊賴的模樣,他甩了甩手後重新站起身,「真是令人失望……什麼時候才會有那麼一點進步呢?學習能力真是差勁到令人髮指啊……算了。」

 

  「今天就到這裡吧,下午該出任務了,我要去休息,可沒這麼多時間在這陪你耗。」

 

  「自己包紮完後記得準時到集合地點,晚到的後果你自己清楚。」

 

  茫然地注視著對方的背影,聽著逐漸遠去的腳步聲,芥川在這逐漸回歸寂靜的空間中重新閉上眼睛。

 

  臉上的淚痕越發清晰。

 

  「……是的,太宰先生。」

 

  他聽著門被關上的聲音,毅然決然地將數十秒前那抹屬於太宰的微笑自記憶中抹去,宣告對方的勝利。

 

 

  小笨蛋君哭泣的樣子意外的很美呢。

 

  如果每天都能看見這樣的他,也是活在世上的樂趣之一呢。

 

  因為是屬於我的人,所以只有我能看見唷,相信這點不需要我說也會明白的吧。

 

  唉呀嘴角是不是忍不住上揚了?

 

  嘛,其實也無所謂。

 

 

  明天又是新一輪的賭局。

 

  ──「早上好,芥川君。」



Fin?


媽媽這麼黑的太宰我不認識!(##

评论(4)
热度(33)

© 星小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