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小悠

堆個刀劍、堆個爺婆。
留言大歡迎,雖然不擅長回應但每個都有仔細看過,簡單的話語都是繼續寫下去的動力ヾ(*´∀`*)ノ
謝謝每個願意來這裡看文章的人♥

【太芥】互動命題(16/08/01)

今天太戒的關鍵字一樣是很容易把太宰寫黑的,所以換了個說法ww不知道為什麼第一時間覺得好可愛呢(?

可惜我寫不出可愛的文章(??

 

今天為太宰治x芥川龍之介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3分鐘②全力反擊③別當我是小孩子

 

.繁體字注意

.港黑、偵探社和平合作期(?

.OOC是一定的(#

 

 

  當芥川龍之介回過神的時候,他發現自己與一名褐髮青年正躲在一處斷垣殘壁後方,傳入耳中的槍聲不曾間斷,來自敵我雙方,分不清此時究竟是哪邊更具有優勢。

 

  「回神了?在戰場上也能走神,某方面來說你也挺厲害的啊。」明明視線專注在其他地方卻能在自己神情改變的第一時間作出反應,芥川有些意外地眨了眨眼,卻很快地接受了這個事實並選擇道歉:「抱歉。」

 

  「我沒有罵你的意思,」探頭探腦的人將目光放回旁邊的芥川身上,那張帶著笑容的面容讓後者反射性的微微皺起眉頭。

 

  ──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勁。

 

  雖然心底有股莫名的違和感,卻又說不出是哪邊不對,芥川一邊想著,一邊聽那人把未盡的話語繼續說完。

 

  「只是提醒你現在我們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還是專心點好。」纏著繃帶的手上抓著隨地撿來的細枝,靈活地把玩著:「對面同樣有異能力者呢,而且實力不弱……這種遠距離攻擊型的我最不拿手了,你說怎麼辦呢?」

 

  看著那雙深邃的眼眸直直盯著自己,不知道為什麼有些不自在,不過芥川還是盡量用平靜的語調開口:「請讓我去處理吧。」

 

  「用全力攻擊可是不行的唷,如果把他弄死的話,任務要求的東西就拿不到了。」

 

  「我會妥善處理好的。」

 

  話聲一落,接著是片刻的寂靜──當然僅限於兩人之間。

 

  在作為背景音的攻擊與死亡前的哀鳴間突然夾雜了少許驚恐的吶喊,看樣子敵方的大將開始不耐煩了。

 

  青年沉默地看著芥川,在芥川有些受不了想要詢問時猝不及防地伸出手──揉了揉那頭黑色的軟髮。

 

  「那就交給你了,好好幹啊。」

 

  纖細卻帶有力道的手指在髮間撫觸,芥川微微瞇起眼,下意識地將那隻手拍掉,打斷對方的動作:「請別當我是小孩子!」

 

  下一秒兩人都愣了下,青年卻是率先回過神來,他毫不在意芥川的舉動,雙手環胸,臉上帶著一如既往的從容笑意:「好吧好吧,既然這樣,就交給你啦,我就在這邊坐等結果,去吧。」

 

  「……芥川君?」

 

  ──不對。

 

  芥川看著自己的手,覺得心中的突兀感越發明顯。

 

  他和這個人的反應都不應該是這樣。

 

  依照身體以及腦海中的記憶,他們應該──

 

 

  「──芥川龍之介。」

 

 

  倏地睜眼,芥川對著湛藍的天空一片茫然,頓了幾秒才發現自己正仰躺在地面上,他坐起身環顧四周,一樣的斷垣殘壁,一樣的槍聲,一樣的任務搭檔,不一樣的神情。

 

  他的老師不像方才那樣掛著和煦的笑容,而是用清冷淡漠的眼神注視著他,芥川看著青年,內心卻是平靜了下來。

 

  他不需要太宰治過於顯露的關心,眼前的人只需要像以往那樣用不冷不熱的情緒對待自己便已足夠。

 

  更何況現在的芥川看得清楚,那雙眼眸中分明藏著針對自己的擔憂。

 

  「……都過了多少年了怎麼還是跟以前一樣魯莽,而且居然輕敵到中了暗算的地步,看來是在部下們的吹捧中把自己的實力高估了不少啊?連評估自己這件簡單的事都做不到,果然一點都沒變啊,小笨蛋君?」上揚的語調中帶著顯而易見的怒氣,一絲絲的不安融於諷刺之中。

 

  儘管清楚這次是自己的失誤,儘管習慣了太宰針對自己的嘲諷式語氣,芥川難免心中微苦,他微微低下頭,輕應了聲後不再說話。

 

  看著這樣的戀人,太宰沉默了數秒鐘後嘆了口氣,在對方重新抬起頭前伸出手覆上芥川的頭髮,順著柔順的髮絲向下,捏起尾端的白毛。

 

  「還好你只昏迷了三分鐘左右,趕快把任務結束回去做個檢查吧。」唇邊揚起淡淡的笑容,將芥川略顯錯愕的目光視若無睹,重新回到正事上:「那麼,對面的異能力者該怎麼辦呢……遠距離攻擊真是麻煩啊……」

 

  「……我來處理吧,太宰先生。」輕輕摸著方才太宰碰過的位置,心裡氣象因為簡單地一個動作由陰轉晴的芥川緩慢開口,然後在對方回應前補上:「我知道不能殺死人,會妥善處理的。」

 

  「喔?」上下將人打量一番,太宰治挑起一邊眉毛:「這次應該不會像剛才那樣吧?如果再發生類似的蠢事我就要打電話讓敦君和小矮子他們過來實力圍觀囉。」

 

  「──太宰先生!」

 

  在槍聲中頓時多出了歡快的笑聲,太宰治看著眼前的人,瞇起眼睛,薄唇彎起一抹漂亮的弧線。

 

  「去吧,小心點。」

 

  ──要是也有夢中的摸頭就好了……不對,好像也不是沒有過,只是來不及拍掉而已,或許自己也捨不得拍掉。

 

  這是當芥川自掩護的位置走出時,腦海中一閃即逝的第一個想法。

 

 

 

在戰場中一本正經的談戀愛。(#


评论
热度(26)

© 星小悠 | Powered by LOFTER